蝶翼翩飞之际遗落的诗句──吴明益《蝶道》

发布时间:2020-08-03

浏览量:325

蝶翼翩飞之际遗落的诗句──吴明益《蝶道》

《迷蝶誌》之后,我一直还是走在蝶道上。
——吴明益《蝶道》

最近入手了吴明益的新作《单车失窃记》,读了前头几页,很是倾心其中恬然乾净的书写方式,也感觉得到,这一本的笔触有别于从前像是《複眼人》等的诗化文字,而走向一种更纯粹、更乡土的描摹,其中的差异,说不上高下之分,却显然是作家对自己笔力的训练。

然而,或许是最近一口气看了太多小说,我决定趁着入手新书,旧作八折的机会,先从吴明益的自然散文《蝶道》读起,虽然本人偏爱小说,也非常期待《单车失窃记》,但偶尔停下来读散文,感觉就像夏夜里连喝了几天啤酒以后来杯薄荷茶(到底什幺不三不四的比喻啊这)。

《蝶道》分为上下二卷,上卷〈六识〉从眼耳鼻舌性爱与死亡等感官谈起,天生色弱的吴明益试图用文字捕捉诸蝶振翅的光影,也试图融合生物学、艺术与文学角度,想像一只蝶眼里看见的世界,与荷兰画家林布兰所看见的,有什幺不同,更甚者,有什幺微妙的相似。

有时候,我以为辨识蝶与蝶之间的差异性,并不是依靠色彩,而更接近于辨认每个诗人风格之类的直觉物事。
——吴明益《蝶道》

而下卷〈行书〉,则以蝶与人各自的生态群聚,抓出经纬与高度,在人文痕迹错综的蝶道上,试图找出人与自然和平共处的可能与脉络。如〈往灵魂的方向〉一篇,从淡黄蝶的英文名「柠檬色迁徙者」(Lemon Migrant)说起,以美浓的黄蝶翠谷,将这个美丽的蝶类与美浓的知名作家锺理和家族,以幽微难辨如蝶之路径的细腻方式牵引起来。〈当雾经过翠峰湖〉,一文,作者不仅对自然怀抱温柔、谦卑与自省,对于孩子们对待那些生命的小小脾性,也用一种兼具生物学与人性理解的凝视,与对其他生物一样充满兴味,而非妄加评断。

无论上卷、下卷,《蝶道》的特色是作者深入浅出地旁及各领域的知识与涵养,从艺术、文学、生物学、科学、哲学、人类学⋯⋯与吴明益自身对自然与人类的反省,提出的观点跳脱一般教条式的宣导「爱护自然」,而是带领读者和他一起从各种角度切入,从一只轻盈飞翔的蝶开始,穿梭人文历史科学与时空,以更宏观也更温暖的角度,重新看待这个世界。

也许是满足了,几分钟后他决定飞离,把你留下。能飞的是他,只能跟随的是你。他匆匆离开的空缺,让兴奋的余温与愉悦的记忆进驻。你在记录纸上打个惊叹号,那符号是你用来代表首次观察到的蝶种,而惊歎的是自然本身。
——吴明益《蝶道》

7/31前,收藏《单车失窃记》,加购吴明益旧作八折!

《单车失窃记》 from Readmoo电子书

Photo from flickr cc by Eddy Van 3000


相关推荐

申博太阳城_澳门银河信誉游戏|一圈尽掌握网站|影响力的网络平台|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猜单双赌博app下载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澳门君怡娱